香蕉棋牌游戏app官网版

() 一个小时前

长羽枫跟着昭昭看完了最后一道,修罗道,武器纠缠在一起的声响还回荡在脑子里。昭昭正准备要走,长羽枫拉住了她,昭昭疑惑的问他有什么事。

长羽枫有些急切的问道:“琳儿她们,还好吗?”

“少主放心,有我和春惜在,她们好得不得了。”

“我想现在去看她们,和她们商量一些事情。”长羽枫的眼睛里有些迟疑的偏向右边,但是一闪而过,重新看向昭昭。

“当然,她们可想你了。”

长羽枫笑一笑,那种笑非常苦涩,昭昭看在眼里,没有多说什么。

哎,这世间之事,哪有信誓旦旦答应了,就能做得到的呢?

这些天来,他并没有去找公主,是因为琳儿,琳儿没有想过要寻找自己的身世,她告诉过长羽枫,她只想能够和他一起,她不在乎自己是谁,但是她在这个异世界认识的,也仅有是他了,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和长羽枫一样是这个异世界的人,还是现世穿越过来的人,她只知道他。

这句话让长羽枫很不好意思,但是他明白,琳儿是认真的。她和自己在福利院里,虽然现实她有着非常严重的病症,但是依然积极乐观,将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她不图什么,她就是一个小太阳,在哪里都会发光。

在这十年里,她跟着自己的师傅与世隔绝,长羽枫并不知道她有多么强大,但是他知道,在她寻找到自己的那一刻,这个对异世界一无所知的女孩子,对自己也一无所知的女孩子。眼里就只有认识的他。

说实话,他不知道怎么回到现世,他也不知道怎么在这个异世界生存,他在温缇郡心安理得的生活了十年,他重新长大,亲人之间的亲情,让他成长,他没有一刻想过要回到现世,他也未曾忘记自己想要寻找到自己的父母的初心,他纠结着,迷茫着,唯一的出路,便是变强。

每天可爱多一点

只有离开温缇郡,来到白灵山,他才能有能力去接近这一切的答案。

但是在路上他答应的事情,一个也未曾做到,无论是要照顾好艾瑞卡还是琳儿,还是那位公主的嘱托,都力不从心。

这几天来,他无时无刻不在仔细的观看六道的修炼者们修炼,想,看,练。

而今天,一件沉闷闷的大事在他的心里酝酿。

“少主,我觉得,男人就应该遵守诺言!这样子才能叫男人。”昭昭很肯定的说着:“不是我说你,这么些天,我也不好说你,你竟然一天也不来看她们,这样子,我真的对你很失望。”

“嗯”长羽枫点了点头,没有搭话。

“你真的对得起她们吗?不是我说你,你这样我真的有点瞧不起。”昭昭继续说道,眼神一直盯着前方的路:“但是嘛,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现在还能想起她们来,好好跟她们解释你为什么不来,我相信你,你不是那样忘恩负义的人。”

长羽枫走在后面,他看不到昭昭的脸,但是他能感觉到,昭昭很不开心,即使她嘴上说着知错能改的话语。

自己这些天没有来看望她们,自己自然知道的,为了她们,自己必须先要远离她们。

接风宴以后的这几天,他总感觉自己被别人跟踪了,对,他也觉得不可思议,在整座白灵山,他作为少主,就像是整座山的预备主人!竟然在山里被别人跟踪了。

他猜测是丞相的人,自己在接风宴的凌晨三点被接到那个小房子里,自己的回答,其实稍欠妥当,丞相一定很想知道自己的那个有着乡下婚约的人是谁。如果牵扯到艾瑞卡和琳儿就一定会特别麻烦,甚至给她们两个带来危险。

为了保险起见,这几日不见她们也是情有可原。

而这本来只是编造出来准备着能够搪塞过去的借口,丞相可能虽然知道是假的,但是还是想要确认一下。这个隐秘的监视者来自丞相的可能性几大。

又或者是某些潜伏在白灵山的敌人。不过这个猜测不太靠谱,所以只有最后的可能,那就是公主。

那个公主长的和琳儿一模一样,她是知道琳儿的存在的,那个婚约并没有在接风宴上回答,甚至也没有在接风宴上提及,虽然丞相答应长羽枫推辞掉,但是就像原本会在接风宴上确认的婚约的目的一样,没有在接风宴上取消婚约的确认,一定还是另有蹊跷。

恐怕丞相认为,时间在拖一拖也可以,等待长羽枫改变主意,甚至在那之前把长羽枫所说的借口的那个假的先行婚约取消,而如果真是这样,丞相就必须接近琳儿和艾瑞卡,她们是在温缇郡和长羽枫最近的人,想必作为妹妹艾瑞卡也一定知道长羽枫的事情,所以,自己远离她们两个可以尽可能的减少那种猜疑。又或者说,这对于她们两个来说,是不应该知道的事情。

今日能够过来,也是趁着那种异样的监视感消失。

除了这一件事,长羽枫还有一件事情压在心里,他作为艾瑞卡哥哥和照顾琳儿的哥哥所必须要做的事情,就是让她们在白灵山也能学有所成。

琳儿不知道会不会接受,但是艾瑞卡必须在白灵山能够学习好一项专门的法术。

长羽枫虽然是宁家的少主,但是其实根本没有任何可以使用的权力,或者说,他这次回来,其实也只是能够在白灵山生活而已,他并不能像那种大家族的少主一样随心所欲,或者说,大家族的少主根本就没有随心所欲的,处处都要听从本家的安排,他甚至无法将艾瑞卡和琳儿单独开出一个房间。

在接风宴上,长羽枫则看到了那个舅舅,他一直盯着自己看,没有说任何的话语。

达达让自己观看六道的弟子们修炼三日,今日是最后一天,然后再决定自己今后的修炼之路。明天,艾瑞卡和琳儿,甚至是自己,会经过仙石的测试决定会被分到哪个道门哪个部,自己今天跟艾瑞卡他们说完自己的计划,还需要去达达那里让琳儿和艾瑞卡能够和自己一个道门。无论达达同不同意,他都会争取。

昭昭姐是真的为他们好,她和春惜一起,是自己在这个白灵山第一次相处了那么长时间的人,对于他们来说,这两位真的是如亲姐姐一般。

“到了!”昭昭来到住处,那是一座白墙的大院,靠近着山的半山腰,朱木白墙,非常有白灵山仙气十足的特色,精美的雕纹端端的刻着一只飞鹤。这里除了住着修炼的弟子们,还住着一些小孩子。

屋内传来一阵动静,像是在地上奔跑的声音。

“哥哥!”艾瑞卡冲出来,一把抱住了长羽枫,这几日不见,甚是想念。眼角甚至还有泪花。

长羽枫被她抱住,轻轻的摸着她的头,琳儿也出来了,静静的看着她,冲他点点头:“羽枫哥哥。”

长羽枫也看着她,点头示意:“琳儿”

“少主,你还记得来这里。”是春惜,这几日都没有见到她,看起来瘦了很多。

“春惜姐”长羽枫

“我今天来,是想跟你们聊一聊明天的事情。”

所有人都看着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一来,就是要讲事情

他看了看所有人

“明天就是仙石测试,无论结果怎么样,我都会和达达说,让你们进入天部。”

“什么?”昭昭和春惜都惊讶的看着长羽枫,这三天来,这个小家伙,不会在密谋些什么吧。

天部!那可是只有三个人的天部,是上三道顶尖的天才!

艾瑞卡和琳儿进入天部,怎么想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先不说琳儿还有点可能,艾瑞卡可是一点灵力都看不出来,仙石的分部划分怎么也要公平公正,这也太离谱了吧!

春惜摸着长羽枫的额头,确定有没有发烧。昭昭倒是一脸肯定的看着他。

琳儿和艾瑞卡在这里这么些日子,也知道了些规矩,对于这个少主的身份和自己的身份差距,或许有点可能性也说不定。

如果她们两个人进入天部,就极有可能和他每天在一起进行修炼。并且会拥有和他一样的待遇。当然,这也只是他的初步计划,还有更多看起来不可能的事情已经在他的脑子里打转。

这个白灵山!终究会是他说了算!

他整夜的想,如何才能让她们两个人在白灵山和自己不会相差悬殊,以至于不会有那么大的隔阂,在接风宴的傍晚,长羽枫默默的离开,他的内心前所未有的体会到了那种责任。

他的妹妹,艾瑞卡,

琳儿,

为了不使自己和她们分隔两地,而出现那种陌生感。

他答应了拉杰尔,必须照顾好她。

他也承诺过琳儿,必须保护她。

“对!就是进入天部,艾瑞卡和琳儿,一起,无论用什么样的方式,你们明天的仙石测试我都会让你们进入天部!”

“哇!少主好气魄!”春惜看着他,摸了摸艾瑞卡的头:“那,具体要怎么做呢?”

长羽枫示意所有人凑过来。

“我们就这样!这样!”

他的声音很小,但是足够所有人都听得到。

屋外小孩子玩闹的声音盖过了他的声音。所有人听完都半信半疑的看着他。她们实在想不到,长羽枫竟然能够想出这样的馊主意,很不像那个端端正正的他。或者说这个想出馊主意的人就是那个在温缇郡的少年,一点也没变,这三天这个少主身份的他拘谨的多,而现在才像是真正的他。

“不行不行,这一看就会被识破,而且你舅舅就是仙石测试的主考官,他可没那么好骗!”

“对,他很严厉的。”

“那我们就这样,这样?”长羽枫又说出了一个计划。

但是,这一次所有人还是疑惑的看着他,表情都很诡异的难看。

“也不行,测试用的仙石很难仿照,所以这个计划直接宣告失败!”

“那这样这样?”长羽枫又说了一个计划。

这下所有人都不再期待。表情呆滞的看着长羽枫。

这是我的傻哥哥吧!对吧!对吧

羽枫哥哥,这……

这小屁孩刚刚还想夸他,哎!

少主的想法很好,我很稀饭。我早就想要这么干了!害人的分级,土字一阶可坑死我了!

所有人又看向兴奋的春惜,春惜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俏皮的吐着舌头。

“笨哥哥,真是,害我们白高兴一场!”

“羽枫哥哥,这样子是不行的,那是干坏事,不能做!”

“少主,我看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兴许你和达达大总管说一下,比这些来的靠谱!”昭昭把琳儿抱在怀里,仔细的看着她的眼睛:“琳儿倒是真的有进入天部的资格也说不定!”然后又把艾瑞卡从春惜怀里抢过来摸着她的头:“就是这个小笨蛋,我看说不定会和我家的蠢惜一样,只能土字阶学观星道,屁用没用哦!啊,春惜,你今天别想好好睡觉!竟然敢打我!”

“哼!”春惜把艾瑞卡重新抢回手里:“你就在床上等着吧!今天我和艾瑞卡睡!”

“羽枫哥哥,真的没有办法了吗?”琳儿看着满头大汗的长羽枫,虽然自己想的都是馊主意,但是最重要的还是为了她们,就算是受罚,他也必须试一试,如果不能同时进入天部,那以后他们的关系说不定会从此走上殊途。

距离感这种东西,真的是感情最可怕的障碍。

但是以他的能力,他能想到的也就只能是馊主意。这个行不通,那个也行不通。

“我去找大总管商量吧,就算死,明天也要让你们进入天部!”

他原本的计划就是在商量以后去找达达,只不过是去商量自己如何修炼的事宜,他并没有想过要告诉达达这种事情。

他现在是宁家的大总管,不是那个抱着自己的兔耳少年。

“拜托你了,少主!”

“保重!”

“哥哥加油!”

“羽枫哥哥!加油!”

“嗯,我会努力的!”

喂,又不是去赴死!长羽枫反应过来,黄昏的红色阳光照在他的脸上,还真有些慷慨赴死的节奏。

一行人看着他,激动的泪水都快撒了出来。

明天的测试!就算是死,也要让她们两个进入天部!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