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优馆老版本app

神皇的心脏,

平绣之的话让我无法平静,我不由想起爷爷和将臣大战之日带走将臣身体的神皇之手,

如果说神皇真的可以像我猜想的那样一部分一部分的复活的话,加上平绣之说的神皇心脏,我已经知道的,神皇可能已经复活的部分已经有两处了,

按照平绣之所说,这里只有神皇的心脏,那神皇手臂可能不是在这里复活的,而是被另一个造神者复活出来的,

再有,神皇的一个心脏究竟能有多厉害呢,

只有一个心脏,就算它的个头再大,又怎么可以攻击我们呢,

看到我开始迟疑,平绣之继续道:“李初一,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们立刻休战,我带着你从这里离开,如果你执意守着五鬼……”

说到这里,平绣之“呵呵”冷笑了一声后道:“那你就准备留在这里给五鬼陪葬吧,就算我不杀你,你也和死人差不多了,”

我挥着手中的青仙鬼剑和水晶剑道:“我已经想好了,我绝对不会和你一起离开这里,我知道,我今天是不可能把你留在这里了,总有一天我会从这里出去,找到你,然后……”

不等我说完,平绣之打断我说:“然后帮我做一件事儿,对吧,哈哈……”

平绣之开始嘲笑我,

我则是“哼”了一声道:“我爷爷交代给我的事儿,我会做到,所以我会为你做一件事儿,等我做完那件事儿后,我会杀了你,我李初一说到做到,”

青春朝气蓬勃 向上的力量

平绣之笑了笑说::“等你有那个本事儿的时候再说吧,”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平绣之忽然后退了几步,他主动远离了我,看样子他好像没有和我浪费时间的意思,

又或者说,他是真的很害怕那神皇的心脏,他在这里多待一秒钟都觉得担心,

远离我一段后,平绣之忽然捏了一个指诀,然后双手拍在那洞壁上,接着一股五重天仙的力量融入到了石壁中,那石壁渐渐变成了透明的颜色,

平绣之转头对我说:“李初一,我现在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已经感觉到那神皇的心脏就要出现了,它已经徘徊在这附近了,就算我不杀你,它也会杀了你,”

“你现在还有机会跟我一起走,我最后问你一次,跟不跟我合作,”

我摇头道:“绝无可能,”

平绣之也不再跟我废话,直接进入那透明的石壁中,然后那石壁又恢复如初,平绣之消失了,

平绣之离开了神皇墓,现在这墓室里只留下我和五鬼了,其他和我一起进神皇墓的人都不见了,

我也是把水晶剑收回了体内,只是青仙鬼剑,我暂时无法收回,

就在这个时候,我先前扔出去的那个小白鱼所在的水晶球主动向我这边滚了过来,我发现小白鱼已经死掉了,而藏在小白鱼身体里的家伙已经不知所踪了,

这是什么回事儿,按照爷爷交给我的方法,如果小白鱼控制了平绣之的身体,我是不可能感觉不到的,我可以通过爷爷教我的术法去控制小白鱼,进而控制平绣之的身体,

可现在看来我是失败了,

只是哪个环节上出了问题,我却有些不明白,

我绝对相信爷爷对我说的话,爷爷说小白鱼可以控制平绣之,那绝对没有骗我,

小白鱼已经死了,那说明附着在小白鱼身体的魂魄已经出来了,他甚至已经上了平绣之的身体,

可小白鱼的魂魄为什么没有得手呢,

难不成是因为平绣之的抵抗能力太强了吗,

不对,这一方面爷爷肯定考虑过,如果小白鱼破除不了平绣之的防御,那爷爷绝对不会让我用小白鱼去冒险,

爷爷肯定是算漏了什么……

这么想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一种可能,会不会是这样,那小白鱼已经入侵了平绣之的身体,可为了躲避我的控制,故意在平绣之的魂魄中躲藏了起来,

只要他不控制平绣之,我就觉察不到他的存在,也就不能控制他了,

这样的话,那小白鱼中的魂魄等于恢复了一定的自由,至少比在小白鱼里要自由多了,

如果我被控制在神皇墓再出不去的话,那等我彻底死了,小白鱼就可以去控制平绣之的身体,到时候他拥有一个五重天仙的身体,很难有人再对他怎样了,

那小白鱼有些怕我家丫头,

如果他控制了平绣之的身体,那会不会先去找我家丫头的麻烦,

想到这里,我的脑袋又炸了起来,我该怎么办,我现在想走也走不了,我该如何通知龙城那边呢,

现在我在这里,电话肯定是没有信号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龙城那边有黄文在,只要黄文不出城,那平绣之应该没有什么机会,

经过一连串的分析,我心中大概知道了小白鱼失效的原因,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水晶球里面既然已经没有了小白鱼的魂魄,那这水晶球为什么会主动靠近我呢,

那水晶球在到了我身边后,就忽然破碎,然后化为碎末通过我的阴阳手进入我的体内,然后凝聚在水晶剑的剑柄末端,

我有些明白了,那水晶球是我体内水晶剑的一部分,

爷爷竟然拿到了那水晶剑的一部分,这是怎么回事儿,

那水晶剑是翎姬从上一世的我身上骗走的,爷爷为什么会拥有那水晶剑的一部分呢,

那水晶球是不是爷爷知道我和翎姬之间事情的关键呢,

这里的谜团越来越多,

这次来神皇墓,我们完成了一件大事儿,那就是替我父母报仇,

我们也阻止了一场灾难,如果这里的造神者不被杀的话,这里的神如果去攻击以人为本的世界,那整个灵异界的秩序可能都会崩塌,

同时我们也损失巨大,

龑湖真人战死,爷爷、翎姬、白雨生重伤,其中爷爷和翎姬的伤尤为严重,甚至会有生命危险,

穹宇道人还好,不过他的风水穴日渐匮乏,好像也是临近寿限,

我们付出和失去的太多太多了,

我不禁在心里问自己,我们做这些真的值得吗,

我心中出现了动摇,

在想这些的时候,我已经忘记了我深陷神皇墓,更忘记了这里可能会有神皇心脏的出现,而且那个心脏可能是极其凶险的,

五鬼还在调息,她们也都很安静,好像是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儿阿锦对我说:“初一,你不应该留在这里,以我们的本事是突破不了这阵法反噬的,我们几年,甚至几百年都无法离开这里,你真要在这里陪我们几百年吗,”

我说,我绝对不会丢下她们,

梦梦那边则是微微哭泣了起来道:“笨初一,我害怕,如果梦梦再也不能离开这里,是不是就见不到了若卉,见不到康康,见不到丫头了,梦梦想他们了,”

梦梦哭,安安也是跟着哭了起来,

我心中也是格外的伤感,

在这个过程中,我的心境之力也是不停探查周围的情况,平绣之说神皇的心脏就在这附近,可我无论怎么寻找,都找不到一丁点的线索,这是怎么回事儿,平绣之在吓唬我吗,

不应该,如果没有神皇心脏的威胁,平绣之大可以杀了我再逃走,没有必要吓唬我,这简直是多此一举,

所以我敢肯定,那神皇心脏是绝对存在的,

只是它为什么不显身呢,它能把平绣之吓跑,那收拾我们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

该不会是,它觉得我们不配让它出击吧,

还有一件事儿,我爷爷和翎姬他们是不是也已经出了神皇墓了呢,如果是,他们是怎么离开的呢,

还有,爷爷为什么不直接带走我呢,

爷爷安排我收拾平绣之,可现在看来,我的任务已经失败了,我愧对了爷爷对我的信任,

我心里忽然又冒出一种想法,爷爷之所以把那么重要的任务交给我,就是因为他已经快不行了,他不想让我看见他死在我面前,

这么一想,我心里又悲痛了起来,

翎姬是那样,爷爷是那样,想了一圈,所有的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我心里忽然变得压抑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神皇墓里传来一声“咚咚”的声音,那声音好像是心脏在跳动,

我心中立刻冒出四个字:“神皇心脏,”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