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阅读app手机版

自从进入海眼深处后易天一直在寻找出去的路,可一路下来即便是将罗阙和千灵子都干掉之后也没有找到一丝线索来。

在之前进入的通道之中那石壁上的壁画倒是显得格外注目,那画上描述的人一路从凡人进入修真界而后披荆斩棘修为扶摇直上。虽然阴差阳错之下直接分裂成了两人,但他的修为却是让人叹为观止。

而且自家祖师爷姬轩辕的本体还是他的徒弟,照这么算下来自己应该算是此人的徒子徒孙了。掌心之中的寻宝鼠似乎看过那壁画之上的图案后圈缩成一团浑身发抖好似发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事。

易天目光掠过后发现它此时比在之前的石窟内见到那毒蛟蛇时更惊慌无措。三息过后寻宝鼠竟然在掌心之中乱窜了起来,在得不到易天的安抚后直接化为一道灵光窜回了御兽囊中。

随后任凭再怎么召唤寻宝鼠只是蜷缩在御兽囊中浑身发抖就是不肯再出来了。

如此易天也没了办法,只好先将御兽囊往腰间一别,随后伸出右手食指指尖祭出一缕白色的火苗。

在这漆黑一片的洞窟之中这缕白色的火苗格外显眼,随后将四周围十丈的范围空间都照亮了。

易天回过头来先将四周的环境扫了一遍,此时整个洞窟之中空空如也,除了千灵子那一具烧焦的尸体外,在另外一边就是何未明的魔修分身躯壳矗立着。

这具魔修分身原本是用先天灵体炼制的,即便是没有主魂控制但其本身还是间宝物。易天目光一扫过后便闪身飞到分身躯壳旁边,一伸手将其直接装入了储物戒中留以后用。

接着再缓缓走到千灵子躯体旁用神识将其上上下下检索一番,最后把他右手中指上的储物戒剥了下来。目光轻轻掠过那储物戒发现正面用灵界文刻有‘巡查’二字,在戒指的背面则是刻着个‘三’字。

伸手将上面原有的印记抹去后易天将神识轻轻侵入进去查探了下,稍迟脸上露出一副狂喜之色来。这个储物戒的存储空间比起自己的离火宗掌门手上的火焰铭文戒还要大上十倍之多,难怪这上灵界之物果然了得。

将自己所有的储物戒,手镯,储物袋中的东西系数放入其中后算算连十分之一的空间都没用完。而且这其中原本还有千灵子的珍藏,这当中的灵石一看就是上灵界带下来的,虽然数量所剩无几了,可也还剩了二十多块对于自己接下来的修炼算是一大助力。

中国旗袍美女 别有时尚风味的美女

拿出来对比了下成色比起天澜大陆上的极品灵石品质都高上许多,算得上是超品灵石了。或许对于化神期修士不算什么,但对于刚进阶元婴后期的自己来说不亚于一笔可观的财富。

除此之外还有几份玉简引起易天的注意,随手取出来依次打开看了下才发现这上面是千灵子在上灵界时所接下的种种任务。其中第一件份玉简就是要追踪阿修罗族修士罗阙,此人无端端闯入人族的灵界地域之中也没有蓄意挑拨或是出手伤人,只是千年来四处奔波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似的。

至于第二份则是千灵子未完成的报告,在这上面写着他这几百年来四处追踪罗阙的足迹,虽然能够确信他是在人族领地内寻找东西,但一时间也未有结果,末尾是将罗阙的行踪详细的标记了下,包括他曾经驻足过的地方都一一列明。

第三份玉简则是千灵子的耀剑术和一整套名为‘灵耀化神’的修炼功法,原来他是出生于上灵界一处名为‘绯雨剑宗’的门派,这耀剑术和灵耀化神的功法正是其宗门的嫡传法门,看来千灵子自身在宗门的身份也不算低。

而且这绯雨剑宗出了战力强悍外,还特别擅长灵植培育。这份功法涵盖了元婴期修炼至分神期的所有功法,至于分神期以上的功法需要到绯雨剑宗内部去找了。

至于千灵子本人则是热衷于修炼剑术对于灵植一道却丝毫不感兴趣。不过在他的储物戒内还是找到了一卷名为‘灵植初解’的玉简。虽然这上面记载的都是上灵界中较为常见的灵植和其培育之法,但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无异于是一份至关重要的宝藏。

心中暗暗鄙视了下千灵子的不识好歹,不论在哪里学个一技之长都可以凭此获取更多的资源,哪用像他那般靠打打杀杀来维持修炼。将这些玉简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将来有时间需要对此详加研究以便于飞升之后第一时间便能占据有利位置。

之前千灵子不是自称为是上灵界的巡查使,看来这枚戒指就是其巡查使身份的信物了。但凡是上界之物易天似乎都非常有兴趣,这东西说不定将来还能派上大用处,所以暂且将其收了起来,直接戴在了自己的手指之上。

原本的火焰铭文戒还是要留给下任离火宗宗主的,如此一来自己的的东西就要另寻别处寄放了。虽然之前击杀元婴修士拿到不少储物戒,但相比较这巡查使的信物来说其储存空间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收拾完这些后易天这才转而将目光投向石窟底部那石壁上的巨幅画像。在这画像正中是一个被锁链和封印震住的修士。

从其面容可以清楚的发现此人就是之前通道石壁上被击败镇压之人。虽然和他的另外一半都同根同源,但其神魂之力似乎已经被对方抽取的只剩下五分不到了。

在这壁画的四周刻有一连串的灵界文阵纹,他身上的锁链和封印完都是相辅相成的。看了一会后易天突然觉得这画上之人好似就在自己的眼前一样,只是两人之间似乎被什么东西给隔绝住了。

一伸手将南明离火缓缓靠近那副壁画想看的更加仔细些。突然面前的空间之中凭空产生了一丝涟漪波动,接着破天荒的发现那画中之人竟然朝着自己眨了下眼睛。

不知是眼花还是自己疲于奔命应付千灵子和罗阙后产生的幻觉,易天轻轻揉了下眼睛再次盯着那壁画上的人物看了看,这次他不但是眨了下眼睛,而且嘴唇还动了下。

确定不是幻觉后易天顿时脸上大惊,如此看来这壁画上的人应该是在同自己传话呢,只是两人似乎不在同一空间之内任凭其如何说都无法听到他的言语声。

很快易天便发觉只有自己将右手指尖的南明离火靠近这幅壁画时才能够清楚的发现那人的动作,一旦远离后整个石壁上的画像又好似恢复了寂静。

想到这里随即一伸手将手中的火苗祭起朝着石壁上直接点去。南明离火一经飞至那石壁画像之上后便将其完激活了,整幅画的正中迅速的都动了起来。

十息过后在正中的空间之上破开了一个七尺大小的空间豁口来,只听里面传来一声叫声道:“既然来了为何不进来见我”。

易天此时只觉得头皮发麻,但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还是壮着胆子走上前去直接从那虚空的豁口之中钻了进去。

来到豁口的内部后发现此处竟然别有洞天,这里面是一个五丈大小的空间,当中的地上盘坐着一个修士正是那通道壁画上画着的那人。

而他的四肢和颈部都被手臂粗细的锁链死死铐住整个人都无法挪动半分。

在他的身上易天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一股苍老古朴的气息,比之之前的罗阙和千灵子更显得年代久远。

那人见到易天后脸上只是微微一愣转而问道:“你是何人,姬轩辕呢?”

目光一扫知道此人与自家祖师爷大有渊源,而且又是分属一脉是祖师爷的师傅,易天当下也不敢怠慢恭敬的稽首道:“姬祖师的分身已经在三千年前陨落了,我是他的再传弟子,不知前辈尊姓大名?”

“你是说姬轩辕这小子的分身陨落了,”那人脸上眼睛一瞪顿时露出些不可思议的神情道:“本座离火宫无烨,是姬轩辕的师傅。”

“无烨前辈你不是分成了两个人吗,而且我从之前的通道壁画上得知你是被另外的一半镇压在此的,”易天小心地试探道。

“哼,你都知道了,看来那老鬼应该是在此布下了预言阵法,将自己一生的经历都悉数刻在上面,”无烨急忙问道:“那你进来时有没有看到最终的结果,那预言阵法会将你在此的经历都一一显现出来的。”

易天回想了下之前的经历然后缓缓说道:“无烨前辈莫急,我只看到和同伴大战罗阙和千灵子的壁画。在这之后却没有再见到任何图案显现出来。”

“罗阙和千灵子又是何人?”无烨面露疑色的问道。

易天盯着他的神情仔细的打量了下后发现他好似不像是撒谎的样子,当即将罗阙和千灵子二人破界降下,然后火并离火老祖的事情都一一详细的说明了下,其中只是将飞仙引的情况给忽略了。

无烨听罢这才两上露出会意的神色,稍后才解释道:“此处是天澜界中灵力最为混乱的地方,而且这里的时间紊乱,流逝的速度比外界快上好几倍。”

此时易天总算是了解到了罗阙口中那些话,原来他并没有说谎,他与千灵子在此待上了千年之久,之前将自身体内的潜能耗尽后才不得已使用秘书去夺舍对方。

而千灵子则是选择了冰封之法将两人封在巨大的冰块之中,这样一来身体处于假死的状态寿元流逝也变得异常缓慢,直到自己的闯入才使得其不得不破冰而出了。

原本两人就是在对耗着,而自己的加入才让他们的消耗战中断了。

可这两人化成的冰块就这么矗在壁画面前万年之久,难道无烨竟然没有发觉么?易天将心中的疑问道出来后倒是想听听对方的解释。

只见无烨伸手指了指前方道:“你自己看看吧,要不是你祭起本门的南明离火靠近这封牢,或许我们永远不会有相见的机会。”

随后易天一转身朝着自己进来的方向望去只见眼前是一片灰蒙蒙的空间隔断,从内中无法看清外界的情况。

心中却是暗道‘感情罗阙和千灵子来到此处也是打错了算盘,他们空耗了两三千年时光到头来连正主都没见到,如果不是离火后裔决计是不可能打开这牢笼的,难怪无烨会以为是姬轩辕来看他了。’

稍后这才恭敬的问道:“前辈如果是离火祖师姬轩辕的师傅那也算得上是我的祖师爷了,还请您为弟子指条明路可以早日离开此地。”

无烨坐正了身体而后目光掠过易天,一眼之下便好似将人都看穿了那样,而后嘴里冷哼道:“臭小子没见到祖师爷我被囚禁于此嘛,只要你设法将我放出我自有办法带你破界飞升至上灵界。”

易天心头一热,随后脸上又恢复了肃然之色。能够破界飞升不假,但从宗门的记载中了解到正规的飞升途径还是要通过飞升台来的好,这样算得上是光明正大的上去同时也更容易上灵界的灵气灌体。

要不然象无烨那样强行破开界面上去之后也是个黑户口,上灵界的诸多势力也会视自己为异类处置的。而自己在此界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完成,特别是料理完千灵子的分身。

想了下后按耐住心头的渴望直接回绝了无烨的提议道:“祖师的心意弟子心领了,可离火宫中还有另一半的祖师只怕不能容我。”

“你在怕那个伪君子吗?”无烨忿忿然道:“世人皆以为他占据了离火宫的正位是火域之主,可谁人会知晓那地位还不都是我让给他的。”

易天心中一愣,脸上却是露出些异色,看了看被锁住的无烨后欲言又止,不知从何问起。

只见无烨转过头来打量了下易天后才道:“算你小子好运,我可以将离火宫的绝学都悉数传授与你,只要你炼到第四品就可以助我脱困了,届时我自有办法回上灵界,你我两不相欠如何?”

面对如此条件易天顿时怦然心动,能够学成离火宫的绝学那势必将来的长生之路会一路坦荡。

而所花的代价也不菲,相比坐在离火宫中的那位祖师爷将来必定会有所察觉,那自己也要考虑好如何面对其怒火。

思前想后将各种利弊权衡了下才一咬牙脸上露出一副决然之色道:“成交”。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天行缘记》,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Related Posts